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| 繼續訪問電腦版

CY for Hong Kong 香港需要梁振英(非官方組織)

 找回密碼
 免費註冊
查看: 2164|回復: 0

楊雨霑 : 「新香港精神」   [複製鏈接]

Rank: 8Rank: 8

發表於 2012-9-8 04:48:42 |顯示全部樓層
本帖最後由 雨露甘霑 於 2012-9-8 04:49 編輯

楊雨霑「新香港精神」



"現在我們的文化環境,比百家爭鳴的春秋時代還要差。社會活躍分子只懂得製造聲音,搞分化、搞抗命、搞港英主義,最後造成社會嚴重內耗。 回溯春秋時代,諸子百家都有一代宗師和高徒,每一門學說都古今適用,為什麼香港人出不了思想家、改革家? 是我們港人智商內涵不如古人,還是現今社會的軟件和硬件不足?


... ... 不少人仍然愐懷過去經濟高增長期,在心態上對國家存有偏見和敵意,把自己故步自封起來。 這種港英情意結,對香港跟內地和世界接軌造成一定損害。 去除偏見之首要之道,是讓青年了解祖國文明和建設發展。 了解不等於全部認同, 我們的愛國教育應引入適度的明辨性思維和世界觀。 筆者相信,這種「紮根香港、胸懷祖國、放眼世界」的精神面貌,才是「獅子山上」的核心元素 ... ... "



「新香港精神」

成報‧城市智庫研究員 楊雨霑‧


(上)


提起「香港精神」,很多人想起逆境自強。 無可否認,在當前經濟大環境下,逆境自強是非常重要。 那什麼精神風貌代表逆境自強精神呢? 筆者相信較年長的一輩會想起70年代電視劇《獅子山下》。 回憶幾年前,香港面對沙士逆境, 政府官員就高唱《獅子山下》,電視台也重播《獅子山下》,彷彿《獅子山下》就是令港人重拾勇氣和自信的靈藥。 筆者曾問一些「80 後」朋友電視劇內容, 他們都說不出。 再問他們,為什麼喜歡《獅子山下》? 他們就娓娓道來, 細說在80至90代他們接受的殖民地精英教育,再隨手拈來一些富豪發迹史,最後附上數句「時不予我」的窮書生式的嗟嘆和憤慨。 《獅子山下》對於他們來說,是歷史嗎? 是集體回憶嗎? 似乎兩者皆不是。 它像一種精神狀態,對名人的膜拜, 對個人機會主義和大香港主義作出遐想。 筆者相信,現在高官再唱《獅子山下》,不少「90 後」可能連歌者是誰也說不清楚。 那高官應否再一次給港人自我安慰的心靈雞湯,電視台應否再一次重播粵語殘片呢?




「香港精神」,坦白說,真的很空泛。 問香港文化學者什麼是香港精神,答了半天結論可能是「因時而異,因人而異」。 這可以理解,因為港人的精神文明,本身就是港人在改造世界的過程中所享有的獨有成果,是港人智慧結晶和道德的進步狀態。 天時地利人和的隨機組合,使很多舊價值觀念不合時宜。給後世青睞的,反而是一些「放諸四海皆準」的普世價值,如自強不息、努力不懈、靈活變通。 這些普世價值,筆者相信用之讚美外國人,他們聽了也不會臉紅的。 那麼,所謂香港精神,不就是港人的「自誇自擂」和「想當然」嗎? 香港精神,就算改為「吹水精神」也不為甚過!





但可笑的是,「香港精神」往往被官員奉為「香港之條件」,是賴以競爭之關鍵。 若時光能回轉,一切可能是對! 可惜時移世易,隨著中國因素和全球化因素日益重要,「香港精神」已淪落成為咳藥水和安眠藥。 大家應知道, 咳藥水渴得多易上癮,安眠藥吃得多容易安樂死。 「香港精神」,可能是比「大格局」更假大空的代名詞吧。問香港精神,不如反問香港在中國和世界可擔當之角色,和香港可持續的發展方向還好。




更甚的是,「香港精神」也被不少市民奉為其「優良傳統」,是賴以突出重圍之條件。 筆者敢問大家,有沒有想過「暴發戶」傳奇背後的辛酸血淚史呢? 當大家陶醉在紙醉金迷的同時,有沒有想過「一分耕耘一分收穫」呢? 筆者相信,這種農民心態,不少企業家在發迹後,已經忘掉一大半,繼而熱忱於投機炒賣活動, 本業也忘記了。 傳奇締造者未能擺脫心魔,那些有待上位的凡夫俗子,更容易被「香港精神」的華麗外表吸引,以為結果高於一切,什麼投機取巧或物質主義之醜惡面, 恐怕早已經視而不見了。




既然「獅子山下」已經是陳年往事,那麼我們的路該如何走呢? 是繼續留在山下? 是放棄獅子山? 還是往山上走? 關於這個問題,留待下一篇再談。 (續)
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
(中)



最近社會分化問題嚴重,新舊思維互相排斥, 昔日獅子山文化似乎不太適用於當世。 究竟香港該如何走,才能逃離窘局,重踏光明征途呢?



筆者認為分析這個問題,大家應先明白《獅子山下》的歷史和人文情懷。《獅子山下》故事發生在70年代,那時民生困苦,但中小企業商機處處。 那時年青人認命但不認輸,經過艱苦經營後,不少人由山寨廠做到企業家。 獅子山下,體現了草根階層的強韌性與親和力,體現了以人為本、同舟共濟的人文關懷。 但隨著世界經濟的發展, 大集團已經成為特區重要的經濟支持力量。 獅子山下變成企業文化,大部份青年只會關心《富士山下》般的男女淒怨故事和中產生活。 我們的經濟,還有足夠的空間容傳統中小企嗎? 我們的主流社會文化,還有足夠的空間發揚草根精神嗎?



草根精神已經不合時宜,我們應該順應潮流,繼續找緊機遇,並向知識型經濟、創新精神發展。「獅子山下是歷史,獅子山上是新天」。 「獅子山上」,體現了港人不怕冒險、敢於前進、敢於高瞻遠矚的創新精神,與效率為本的舊思維有很大分別。今天上獅子山,明天就有望挑戰珠峰。



獅子山上文明 ( 或「新香港精神」) 能否應運而生,人的因素是非常重要。由獅子山下到獅子山上,毅行者不是人嗎? 靠創意,更需要人之觸覺和同理心,實有賴非凡的人生體會。 結合經驗和創意,敢於挑戰舊有商業模式和意念,從市場出發,以人為本,務實的行每一段路,是靠大家的努力和終身學習。 縱然獅子山沿途風光無限,縱然面臨奇嶙怪石、險崖峻壁,我們也不能停下來,把港人永不言敗的精神發揮得淋漓盡致。這是繼承「優良」傳統,也是開拓新局面。



香港有條件締造「獅子山上」傳奇嗎? 特區政府應該如何做呢? 下篇再談。 (續)
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
(下)



香港有條件締造「獅子山上」傳奇嗎? 特區政府應該如何做呢?



筆者認為,這需要知識份子和政府的共同努力,完善思想道德建設和教育文化建設,因勢利導,與時並進。 現在我們的文化環境,比百家爭鳴的春秋時代還要差。社會活躍分子只懂得製造聲音,搞分化、搞抗命、搞港英主義,最後造成社會嚴重內耗。 回溯春秋時代,諸子百家都有一代宗師和高徒,每一門學說都古今適用,為什麼香港人出不了思想家、改革家? 是我們港人智商內涵不如古人,還是現今社會的軟件和硬件不足?



「獅子山上」( 或「新香港精神」)不是簡單的口號,政府需要心思熟慮,了解意識形態的障礙物和關節點,明暸當前的急務和機遇,並推動市民廣泛參與。 現時,推動「獅子山上」最大的障礙是港英情意結,不少人仍然愐懷過去經濟高增長期,在心態上對國家存有偏見和敵意,把自己故步自封起來。 這種港英情意結,對香港跟內地和世界接軌造成一定損害。 去除偏見之首要之道,是讓青年了解祖國文明和建設發展。 了解不等於全部認同, 我們的愛國教育應引入適度的明辨性思維和世界觀。 筆者相信,這種「紮根香港、胸懷祖國、放眼世界」的精神面貌,才是「獅子山上」的核心元素。



「獅子山上」之成敗,有賴思想家和公民的廣泛參與,政府應善用民間智慧和公民力量, 鼓勵市民參政議政,並發掘有「務實品格」和懂「瞻前顧後」的政治人才。 「獅子山上」,不一定要搞政黨政治,變成三國演義或春秋戰國, 而是在一國兩制大前提下,鼓勵公民「多思、多想、多發表」。 當市民參政議政水平提升後,相信政府可引入不少建設性思維,加強創意,務實施政。「獅子山上」頓時變成香港社會的正能量。



「獅子山上」,就是要拆牆鬆綁,解放社會思想。 筆者希望社會人士先放下傲慢與偏見,調適自己,整理思路,擦亮眼睛,燃點鬥志。 筆者希望大家像燈泡一樣發光發熱,逆境自強,推己及人。 當社會有識之士能推動「獅子山上」價值觀, 香港優越的地方將更為優越,社會也更為和諧,這亦符合一國兩制、港人治港之理念。 您們願意為和諧美好之香港多出一分力嗎? 您們願意到獅子山上眺望日出嗎?






使用道具 舉報

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免費註冊

分享按钮


網站服務條款|Archiver|手機版|CY for Hong Kong 香港需要梁振英(非官方組織)

GMT+8, 2020-6-1 06:48 , Processed in 0.151044 second(s), 13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2

© 2001-2011 Comsenz Inc.

回頂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