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| 繼續訪問電腦版

CY for Hong Kong 香港需要梁振英(非官方組織)

 找回密碼
 免費註冊
查看: 1462|回復: 0

建制新思維破政治困局 [複製鏈接]

Rank: 8Rank: 8

發表於 2012-8-26 02:53:08 |顯示全部樓層

  

建制新思維破政治困局

  


  

2011年 04月 08日 中國窗

  
  

  
  

建制新思維破政治困局

  

城市智庫資訊科技政策研究召集人暨研究員   楊雨霑

  

http://www.hkcd.com.hk/content/2011-04/08/content_2718025.htm

  

  

    自政改通過以后,香港已邁進普選過渡期,社會氛圍未見改善,民間爭拗有增無減。時間資源、空間資源和人心思潮顯現多層次矛盾,特區政府責無旁貸,建制派也需要鼓起勇氣承擔。

  

    市民對政壇大事印象模糊

  

    幸好,激進反對派缺乏周密和前瞻性思維,愛國管治力量尚可維持。譬如說,去年年初公社連發動「五區公投」,筆者斷定他們必定失敗,所以在起初曾撰文建議「一手軟一手硬」。誠然,公投成敗主要繫乎民心背向,但另一個「因由」是反對派不懂「款待對手」(entertain other players),不能「層層設局」、「縱敵深入」,結果成了孤家寡人、層層分裂。政治講求娛樂性,難保他朝「劇本適合」成為大娛樂家,吸引了「不沉默的半數」。如果建制派的思維流於被動守舊,局限於過去「曾投過票的選民」,心態上仍活在「港英時代」的陰影下,不與時并進,恐怕未必能成功拓票源、保議席。而其他愛港人士只從謀略和愛港立場上給予意見,也恐怕會忽略了人心思潮的多樣性和可提供之機遇。

  

    事實上,筆者曾接觸過不少街坊,包括基層和專業人士,發覺他們雖非建制派支持者,但明顯地不是「拒中恐共」,甚至乎他們對於反對派的「否決臨時撥款」和「議會暴力」十分反感。他們不滿特區政府和立法會,主要是感到他們不能解決問題,覺得「政府的錢是我的」,不應亂用(除非是自己直接受惠),而對建制派的觀感更是印象模糊。筆者斷言,如果要市民說出,近兩年來印象最深的三件政壇大事,相信絕大多數市民都說不清楚來龍去脈。

  

    事情明顯不過,「四六格局」是因為「建制冷感」,偏狹地認為「立法會不代表我」,「建制派不會有思想和新意」。對於往返內地和香港的人士來說,依附強勢圈子、把握先機,才可以創造奇迹,而投向特區政府和建制派似乎均不實在,不符合個人經濟生存法則,也不能反映國情和個人核心利益。對於青年來說,建制派的形象更不像朋輩圈子,不符合個人社交生存法則,難以共鳴。

  

    政治創造力是關鍵要素

  

    當然,筆者所認識的建制朋友,都是有點子和膽識的人,但「不知何故」,建制派的整體觀感總是未如人意。至於「拒中恐共」情意結,也「不知何故」被政客和傳媒誇大。其實,與其說市民怕共產黨,不如說他們怕樓宇和奶粉等民生資源被市場搶貴。

  

    沒有選票就沒有管治權,所以立會各黨派希望多爭議席,就像私人企業謀求利潤的最大化。但吊詭的是,人心就是政治,當眼見黨派爭名奪利,信任和滿意程度就會下降。

  

    《基業長青》一書指出,世界上的一流企業領袖,都能夠提供核心理念指引和激發組織的人心,并透過科技和管理創新提升企業的第一生產力。如果建制派希望百年常青,應否改變心態呢?

  

    再者,「一群聰明人在維持現狀的基礎上敢於進行新嘗試,比擁有一個有魅力的領袖更重要」。如果建制派想籌組執政聯盟,應否先培養團隊提供真知灼見和獨特價值的能力呢?

  

    政治創造力,就是建制派在普選路上通往成功的關鍵要素。建制派要發揮影響力,就應該不落窠臼,勇於表現自己的寬宏量度和獨有風格,善於改變自己的思維角度,用系統的眼光看問題,摸透民情、找準問題、理清思路,將市民的所思、所盼、所慮生動地反映出來,把政治對手的攻擊如四橭撥千斤般彈回。

  

    轉為服務型學習型組織

  

    「一動全身隨,真氣內鼓盈,身如輕舟走,腳與地面通。」建制派的真氣,在於生活細節上跟市民日積月累;建制派的功架,即是在幸福和諧的中軸線上,穩住腳底下的基本盤,對反對派做到松柔圓活,在戰術上神意內歛,忘記經驗,敏於進攻空白市場。

  

    提升真氣的第一式,就是將建制派由政治化組織轉為「服務型」和「學習型」組織,善用內聯網、互聯網和其他科技設備,跟自己人(包括市民)共同學習和成長。例如,親中政黨能否鼓勵各支部多讀對參政議政有益書籍,然后寫成讀后感放上網供黨團內部互相參考呢?又例如,親中團體間能否聯合組織一些宣傳活動,如政黨和中資企業合辦慈善、購物、娛樂活動和其他社會事務?親中社團和媒體能否適時向公眾發放免費刊物、有用資訊和應用程式?親中政黨又能否組織民間合唱團、籌辦愛國實驗電影、迷你音樂會和愛國文化展?

  

    當然,要壯大建制派,是要釐清戰略流程、資源調配和績效獎勵制度的。什麼是一把手工程?什麼是聯合工程?什麼是發包?創新能力是否要肯定?

  

    另一方面,思想上要突破框框,勇於創新、主導和雙向激勵。例如,建制派和特區政府日漸活躍於FACEBOOK,有沒有想過將自己由活躍用戶提升為應用程式供應者?除了FACEBOOK  外,有沒有想過在iPhone、青年平台和網台上加大宣傳呢?青年領袖的聲音能否充分受尊重?當建制派成為潮流推動者和愛國文化傳承者的時候,自然可以吸引更多意見領袖、學生領袖,青年工作自然可以如魚得水,有助打破半數老師不支持政府的困局。

  


使用道具 舉報

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免費註冊

分享按钮


網站服務條款|Archiver|手機版|CY for Hong Kong 香港需要梁振英(非官方組織)

GMT+8, 2020-8-10 07:10 , Processed in 0.145329 second(s), 13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2

© 2001-2011 Comsenz Inc.

回頂部